新闻资讯

游久游戏对赌结束业绩巨亏 高估值收购后玩儿折了

来源:中福在线-中福在线连环夺宝-中福在线官网发布时间:2020-01-13 15:00:19浏览:32

  见习记者 帅可聪 华夏时报记者刘春燕 北京报道

  一方面,高估值并购带来的隐患终究爆发,商誉减值吞噬掉巨额利润导致严重亏损;另一方面游戏产品青黄不接,主要业务营收几近腰斩,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游久游戏”,600652.SH)正面临着巨大质疑。

  对此,游久游戏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一方面由于游戏产业面临着政策收紧、监管趋严、竞争加剧的局面,对中小型企业造成很大的冲击和竞争压力;另一方面,公司此前为在泛娱乐产业链“卡位”,导致其经营业绩不及投资时的预期,并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亏损,部分企业甚至已陷入困境。在此情况下,公司聘请了评估机构,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项目资产评估报告,基于谨慎性原则,对相关企业进行了资产减值准备,致使业绩出现大幅亏损。不过,下一步公司将继续坚持内生增长,同时积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更谨慎地寻找优质项目,拓宽新的盈利空间,从而确保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实力。

  事实上,今年以来,游久游戏股价持续震荡,截至5月17日收盘涨0.94%报6.41元,较今年1月创下的高点则已跌近三成。分析人士认为,A股游戏行业目前市场情绪本就悲观,游久游戏业务并无亮点,与市场偏好相背离。

  公司年报显示,2017年营业收入约1.7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2.69%;归母净利润为负4.22亿元,而上年同期约为1.17亿元。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公司公告称,由于公司按规定计提商誉、长期股权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减少当期合并净利润约4.66亿元,导致业绩严重亏损。而2015年至2016年两年时间,游久游戏的净利润也不过共计约1.92亿元。

  因经营业绩未达预期甚至下滑,上市公司的主要业务运营主体游久时代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约3.13亿元;投资的电竞公司太仓皮爱优、海外游戏发行公司上海盛月网络、网红经纪公司上海中樱桃文化分别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3993万元、3155万元、4137万元。而持有的美国虚拟现实技术公司PEC及其下属子公司股权也因为在美国场外交易市场的报价出现了存在减值迹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2877万元。

  游久时代的商誉减值显然是业绩下滑的罪魁祸首,此番减值也引发了对当初高估值收购的质疑。2014年10月,游久游戏的前身爱使股份以11.8亿元的价格收购游久时代,溢价率超过40倍,上市公司因此新增商誉超过11亿元,一度成为市场焦点。

  耐人寻味的是,在此前的收购交易中,原股东刘亮、代琳对游久时代曾作出承诺并承担盈利补偿:承诺2014年至2016年度游久时代各年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2亿元、1.44亿元,而这3年游久时代均顺利完成了业绩对赌,刘亮、代琳夫妇甚至还因为超额完成业绩累计获得了1761.8万元的奖励款。但就在完成业绩后的第一年,业绩却出现了大幅下滑。

  截至2017年末,游久游戏账面上的商誉仍有约7.8亿元,占据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比例超过45%。游久游戏表示,以后各年度的经营状况对维系商誉数值依然至关重要。若经营未有显著改观,则商誉仍有继续减值的风险。

  在商誉减值造成业绩重挫之下,游久游戏的主营业务其实也处于断崖式滑坡状态。

  游久游戏主营业务收入均来源于网络游戏,其中又主要以手游产品为主。年报显示,2017年游戏业务营收约为1.68亿元,大幅下滑44.1%;分产品来看,手游、端游、广告的营收分别约为1.4亿元、393万元、2415万元,同比分别大幅下滑42.1%、67.73%、48.31%。

  2018年一季度财报也显示,游久游戏的游戏业务收入仍在下滑。一季度游久游戏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48.38万元,主要系本期参股公司北京信托宣告发放约2365万元的股利及游龙腾收到500万元政府补助所致。

  青黄不接或许正是游久游戏当前的状态。游久游戏在公告中也坦承,“报告期内公司没有新的手游产品上线,而老款手游已进入衰退期。”

  结合毛利率更能说明问题。年报显示,2017年游戏业务毛利率为59.65%,而上一年为76.41%。其中手游业务毛利率为54.68%,而上一年为72.28%。而行业可比公司中,三七互娱2017年网络游戏业务毛利率为72.75%,手游产品毛利率为76.49%。一位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这反映的就是游戏竞争力的问题”。

  资料显示,游久游戏目前正在运营和筹备的游戏主要为手游《君临天下》《物种起源》《乌合之众:正义集结》等。其中,《乌合之众:正义集结》从2017年8月起开始多轮内测,但至今迟迟未能上线。

  而其在年报中颇为推崇的《君临天下》,则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反映平平”。年报中显示,《君临天下》全年全球流水3.79亿,月最高活跃用户数55万,游戏上线个月。

  不过游久游戏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积极筹备并计划发行的新品游戏包括:休闲竞技对战手游《星际冲突》《炮炮大作战》等。

  此外,游久游戏所从事的网络游戏发行与研发、媒体资讯平台运营业务均属于智力密集型行业,游久游戏在年报中称,优秀人才队伍已成为公司的竞争优势之一。不过,年报显示,游久游戏2017年研发支出约2800万元,同比下滑16%;研发人员数量也由223人下降至173人,缩水幅度超过20%。

  对此,游久游戏向本报记者回应称,由于统计口径的不同,使得公司研发人员同比大幅减少。2016年研发人员是由生产人员40人及技术人员183人合并得出,而2017年研发人员是在生产人员一并纳入技术人员统计的190人后再减去研发团队负责人及相关后勤人员17人得出的,而且公司对核心成员、研发技术、产品质量进行了调整和提升。

  上市公司研发团队减少或与股东同业竞争问题有关。据报道,游久游戏业务与刘亮的小葫芦业务在上海华鑫中心的同一栋楼办公,且业务颇有相似之处。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还发现,小葫芦推出的直播区块链APP“小葫芦星球”界面设计与游久游戏旗下的一款游戏《星际冲突》颇为相似。对此,也有投资者提出过质疑。

  记者就相关质疑联系到游久游戏董事长谢鹏,谢鹏在电话中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不存在股东同业竞争问题。”

  游久游戏在上述回复中对此也做了否认,他们表示,“小葫芦”是一个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主播服务平台,针对直播平台的主播、公会提供开播工具、数据统计、公会管理、商业化变现等服务。“小葫芦”的主打业务以服务主播为主,其业务类型及主打产品与上市公司主营的“游戏发行、研发及游戏媒体运营”业务没有任何关系。此外,《小葫芦星球》是架构在直播行业上的主播与粉丝互动社区,粉丝通过在直播平台的弹幕与礼物打赏获得小葫芦星球积分。《小葫芦星球》是真人基础的互动社区,《星际冲突》是游戏,其产品形式与用户生态是完全不同的。

  药监局“一号文件”给了真实世界证据 罕见病与中医药领域获益最大

  徐雷宣布京东2020三大战役 称未来三年在下沉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

  A股纯正北斗芯片股北斗星通大跌 大额计提吞多年盈利

  汤臣倍健“商誉雷”:上市10年首次亏损,都是收购LSG惹得“祸”

  刷新底线亿?“钾肥之王”炸出A股史上亏损王!这份避雷攻略请收好

  教育行业的2019:兵荒马乱,变革新生(上)

 
中福在线-中福在线连环夺宝-中福在线官网